住房和城鄉建設領域人才研訓指導平臺
建筑信息模型(BIM)新職業技能項目服務平臺
新職業、新技能、新需求
新聞詳情

BIM不是3D圖,而是技術體系

1065

國內建筑業應用BIM 建筑信息模型)技術起步于20032004年,標志就是在個別大型復雜工程中有了BIM技術應用的“記號”,例如“三維數字化模型”、“交互式可視化表達”、“多專業協調和碰撞檢查”等。李云貴是國內工程CAD領域的代表人物,他主持開發的高層建筑結構空間有限元分析軟件 SATWE,是國內少有的能與國外著名軟件比肩的產品。在BIM技術浪潮中,他主持的多項國家級科研項目,奠定了國內BIM技術研發和應用基礎。

BIM技術的意義

作為中建技術中心BIM技術研發團隊帶頭人,李云貴要做的事情可不少:首先,要協助科技與設計管理部完成總公司層面的BIM技術頂層設計和技術政策制定、統籌規劃、整合BIM資源,同時優化資源配置,協調BIM技術發展,提升應用效果;其次,要組織相關二級單位開展國家級、行業級和企業級BIM應用標準研究和編制工作;最后,技術中心還要通過關鍵技術攻關,在專項領域實現突破,形成為重大工程提供高端技術支持和服務的能力,占領制高點。“BIM在國內建筑行業內還是一個新事物,大家還處于一個探索時期,所以誰站位高,誰就掌握主動、拔得頭籌。”李云貴對筆者解釋BIM技術的意義。

李博士說,總有人認為做個施工動畫,畫個3D圖就是BIM,其實不然。BIM是一個技術體系,可以貫穿建筑從設計到施工的全過程。北京林河研發基地是中建技術中心第一個從規劃、設計、施工到運維管理全生命期綜合應用BIM技術的示范工程。“最大限度地避免時間浪費、有效地減少質量風險,精確地控制建設成本,這個是BIM起到的最重要的作用。”李云貴說。

探索應用于全生命周期

在林河研發基地項目規劃階段,規劃者利用BIM模型對場地周邊環境、建筑體量進行分析,對風環境、日照、采光進行模擬。在設計階段,通過BIM模型進行建筑、結構、機電多專業協調,從而發現了很多圖紙中的“錯、漏、碰、缺”問題,有效提高了設計質量。在施工階段,由于研發場所需要很多特殊的地段保證研發需要,例如巨型反力墻、反力底板等,這些地段的建設預埋件多、施工精度要求高。于是單獨對反力墻、反力底板建立BIM模型,利用BIM模型推敲施工流程,精確定位鋼筋、托架、預埋件布置,把握施工要點,消滅技術難點,確保了施工質量。

“通過林河工程,我們要探索出一條BIM技術在‘規劃——設計——施工——運維’全生命期中的實施途徑,充分利用相關軟件對項目進行全方位的分析與優化,解決設計和施工過程中BIM模型的銜接問題,為建立企業級BIM技術實施標準打基礎。”李云貴表示。

BIM技術彌補二維圖紙不足

“有了BIM技術,圖紙是不是不再需要了?”當筆者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李云貴博士禁不住笑了起來。“其實,兩者并不矛盾,他們之間應該是互補的關系。BIM技術彌補了二維圖紙表達復雜工況的欠缺,給工程團隊提供了一個高效的專業協調和協同工作的工具。”

傳統二維圖紙在表達建筑構件細節時一直具有先天優勢,比如工程中經常出現的樓梯欄桿細節,建筑師在一張圖紙中完全可以清清楚楚地表達出來,硬性地用模型表達反而啰嗦。現在很多人對BIM技術尚不了解,更多的還是對已有技術的依賴,對新技術應用的恐懼。人們真正想問的問題應該是:“沒了圖紙,我怎么工作?”

圖紙是“工程語言”的核心部分,“看圖說事”是工程師的基本功,也是飯碗,而未來也是。所以BIM技術其實只是工程語言中的新元素,它依賴已有的工程術語,增加了表達工程信息的手段。所以,“二維圖紙”原來、現在、未來都會存在,而“三維模型”是對它的補充。說它不神秘,是因為不管模型,還是軟件,都充滿大家熟悉的工程信息,只不過是用另外一種形式和手段,更加高效地組織起來。說它的應用不簡單,是因為它要輔助工程人員解決最難的協同工作問題。這說明,BIM技術不是一兩個人會操作軟件就行的,還要好的、新的工作模式來配合。

如今,該BIM技術研發團隊承擔了中國BIM發展聯盟“施工與監理階段P BIM應用技術研究”課題。通過課題研究,研發團隊發現國內建筑施工企業間的競爭完全從成本優勢轉向創新優勢,而建筑項目的高度個性化,決定了其BIM技術應用的難度,但也從相反的角度說明了BIM技術形成企業核心競爭力、帶來效益提升的潛力